浅沼泽呆

pm弹丸ygo农药ichu小英雄沉迷 是个兽控 长期手游坑 森久保祥太郎♡浅沼晋太郎♡不怎么产粮很懒

狼狈【白龙x混沌】 第九章

混沌接过敖寸心递过来的书,这书已经有些泛黄,但还是被保存得很好,可见主人不是一般的喜爱。

混沌低头看了一眼封面,上面端端正正写着牡丹亭三个字。

“这是三哥给我的生辰礼物!”

“…”混沌的神情有些复杂了。

白龙是不是傻…这种满满当当都是男女爱情的故事送给自家妹妹是要怎样…希望他去人间和那些男人们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么。

难怪想去人间啊。

“你喜欢这个?”混沌把书翻开,随意的翻看起来。

“嗯!”敖寸心重重得点了点头。

“我觉得像杜丽娘这样的女孩子超可爱的!”

“…”无言以对。

“还有啊…”敖寸心像是想起了什么叹了口气。

“三哥和熬望还好,都是男人…可我呢,从小就被父王母后定了婚事,就算我不愿意也要嫁。我也想要试一试…恋爱啊。”

……果然!

不过…爱情么…

混沌歪了歪头。与人类的其他感情一样,无用,又偏偏拥有。

混沌虽然想要成人,但这些所谓感情,他从来都不感兴趣。

“不过好遗憾噢…”敖寸心把自己的水袖揉在手里揉搓。

“三哥说,这里面的唱词都是精品,可他不会唱,我又不能去人间听听…烦死了!想想我就来气!”敖寸心撇了撇嘴,一副小孩子被抢了糖的模样。

“…”混沌抬眼瞧了敖寸心一眼,勾起了嘴角。

“想听吗?”

“…?!”

丝竹歌舞,人间别致之物,在龙宫的一方凉亭里,没有其他乐器,只是一腔莺语细软,便是撩人心弦。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混沌的嗓子自然是好的,这戏,也是千百年来寂寞岁月中时有时无的欢愉。

混沌唱着,侧目看了一眼一瞬间目瞪口呆随后一脸崇拜的敖寸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收势。

混沌唱罢便合上了书,推回了还没醒过神来的敖寸心面前。

“咳。”混沌清了清嗓子,这样被人直勾勾的看着的感觉渗得慌。

敖寸心一个激灵,内心澎湃不可遏制。

长得这么好看,脾气又好,还会唱戏!三哥赚大发了!!!

“小哥哥好厉害!!!”敖寸心激动得拍了拍桌子,随即发现自己的动作不太雅观就又收了张牙舞爪的姿势。

“…嗯…没什么,哗众取宠罢了…”混沌瞧着眼前这龙女天真的模样心情却有些复杂。

若是这般纯情,去了人间…怕是难过…

“对了,”敖寸心锤了锤手,“刚才我听着三哥说去给你找药,小哥哥是什么病?”

“…”混沌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啊,身有隐疾,女孩子家家的可不能知道。”轻佻的声音出现在了混沌和敖寸心的对话中。敖烈抱着手臂靠在亭辕上调笑得看着脸瞬间就黑了的混沌。

“…”敖寸心愣愣得看着一脸暧昧的敖烈一时间没理解他的话,再一瞧混沌黑着的一张脸似乎就明白了什么,一张不施粉黛的小脸儿就红了。

小哥哥难难道…三哥幸苦了!!!这么好的人!可惜呀!!

“那,那什么,三哥你们先聊,我我我我去厨房瞧瞧晚膳。”敖寸心刷得站起来就冲出了凉亭。

敖烈靠在原地看着自家妹妹落荒而逃,转过身去看着混沌。

“看样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和家妹聊得挺投机?看不出来啊,挺受女孩子欢迎得嘛?”敖烈笑笑坐到了敖寸心的位置上和混沌面对面。

不过很明显,低着头的混沌并没有打算理会敖烈的奚落。

“身有隐疾,嗯?”抬头看着敖烈,眼中带着笑意。却让敖烈不寒而栗。

“咳,不然你让我怎么解释。”敖烈抽出别在腰上的折扇“啪”得打开掩住嘴,目光斜视避开混沌的目光。

“三太子殿下也有舌头不利索的时候?”混沌眯起眼睛站了起来探出身子撑在了敖烈身前的石桌上,那力道拍得玉制的茶壶也颤了颤。

“唔,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敖烈打着哈哈。

“哼。”混沌一声冷哼拂袖而去。

敖烈老神在在得扇着扇子:“啧啧啧,这妖怪还真是不好惹…”

“我听到了。”混沌悠悠的声音从他消失的拐角处传了出来,吓得敖烈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咳!咳!!神出鬼没很吓人的!”敖烈捂着嗓子咳嗽了起来。

“呵。”混沌看敖烈狼狈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

“莫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会遭报应的。”混沌声音上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回来做什么?”敖烈顺过气后有些无奈的看了混沌一眼。堂堂三太子,就是拿这好看的妖精没办法。

混沌听了敖烈的话脸就又冷了下去。

“…我的客房在哪。”

“…”

还是…有办法的…

敖烈带着混沌去了给他准备的客房——准确的来说,是三太子殿下房间的隔壁。

混沌:“…”

“诶你可别嫌弃,本太子可是为了照顾你才把你安排在这里的。”敖烈收起扇子握着扇柄拍了拍混沌的肩膀,自顾自的推开了房门。

“喏,你的房间。”

“呵,小妖谢三太子抬爱了。”混沌嘲讽的朝着敖烈拱了拱手。敖烈也不含糊的十分不要脸的点了点头。

“行了,住的地方你也看好了,跟我去一趟药库,你的药我给你选好了。”敖烈拍拍手示意混沌跟上。

对于这种命令式的对话,混沌有些不爽。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混沌还是懂的。

“那就,有劳三太子了。”混沌提起一抹笑,拖长了声音。听得敖烈就是一颤。

噫,这妖怪的笑容杀伤力挺大。

混沌随敖烈去了他口中的“药库”,当真是药库,一推开门一股干燥的药材气息扑面而来。并不太好闻,混沌微微皱了皱眉头。敖烈倒是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嗯…我看看…朱眼冰蟾,并蒂雪莲,洗髓草…”敖烈微微弯着腰顺着叠架起来的一个个药箱走过去,时不时的拉出一个放在先前准备好的红锦上。

混沌跨步走进去,偌大的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混沌眯起眼睛适应了一下,方才看清里面的情景:

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宽长大约一寸的药盒一个一个的堆叠着,每一个盒子上都用朱砂写着药材的名字,每一个都是极其珍贵,而且看上去每一种都只有一个。混沌侧头看了看这屋子的规模——这些盒子,少说都有上千个。这得是花多大的心血收集的珍品啊。

这边混沌还在微微震惊,那边敖烈已经选好了药材一个一个的摊在了放在房间一角的桌子上,拾起一支笔找来一张纸就在上面写写画画起来。

“你在做什么?”混沌穿过一排排药箱,像是走迷宫似得走到了敖烈身边。

“嗯?”敖烈微微侧头,听了混沌的话也就搁下了笔,将那张写了字的纸压在了一方砚台下。

“望儿过段时间才回来,我拿了他的药给他留个条子是应该的。”敖烈笑起来伸手

“望儿过段时间才回来,我拿了他的药给他留个条子是应该的。”敖烈笑起来伸手将那铺满名贵药材的红锦三下五除二裹起来就扔到了混沌怀里。

至于在西海四太子熬望回来瞧见那数量庞大的药单后追着敖烈绕着西海打了一圈的事就是后话了。

“好了,你先回房间——嗯,算了你想呆哪就呆哪,我要去亲自给你熬药去了。”敖烈故意加重了亲自二字的音量,还老神在在的瞥了混沌一眼。

混沌见状眉头一挑,怎么,这白龙难道还想让我对他感恩戴德么?

“三太子请便。”混沌丝毫没有尴尬的神色自然而然的给敖烈让出了一条路。

敖烈脸色一沉,怎么,这妖怪难道一点都不懂感激么?

“不必多礼。”敖烈微微一点头撇撇嘴角转身就走了。

该死的,看我不熬碗苦不死你的药,哼!

混沌看着那张明显有着不满的脸觉得有点好笑,这龙还是孩子气的。

到了用晚膳的时间,寻了一处僻静地方看敖寸心提供的戏折子的混沌也被叫去吃饭了。被侍女们引导着去了正堂,果真是富丽堂皇。悬在大殿正中的那颗用以照明的硕大夜明珠差点把混沌的眼睛闪瞎。

“小哥哥!坐这里!”敖寸心见混沌来便急忙招呼了混沌坐下。

“谢三公主。”混沌微微拱了拱手便老实不客气的坐在了一个空位上。刚入座,那些侍女们便一个个鱼贯而出,手上托着一道道精美别致的菜肴。混沌侧头看了看身边的空位,很明显这是留给敖烈的。

“他人呢?”

“嗯?”敖寸心听混沌提问急忙抽开了咬在嘴里的筷子。也看了一眼那个空座,意识到自家三哥还没来。

“诶?他没跟小哥哥你在一处么?”敖寸心歪了歪头。

“没有…他说他去…”

“本太子是给他熬药去了。”敖烈再一次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门口,手里还端着一碗白稀饭。

“喏。”敖烈走进来将那碗稀饭放在了混沌面前。

“…?”混沌微微皱了皱眉抬头看着径直坐在自己身边的敖烈。

“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你都不能吃。”敖烈避开了混沌和敖寸心带有疑惑的目光,毫不手软的把放在混沌面前的几盘菜肴推开了,到最后,剩给混沌的就只有一盘小葱拌豆腐和一道凉菜了。

“…为什么?”混沌看着气定神闲坐在一旁准备动筷子的敖烈。

“嗯?”敖烈看了混沌一眼伸出筷子敲了敲混沌面前那装着白稀饭的瓷碗发出一声脆响。

“你是病人,为了让药效发挥到极致——只能委屈委屈你吃点清淡的东西咯。”混沌分明就从敖烈那俊朗的眉眼里瞧出了幸灾乐祸和故意而为之。

“别这样看着我啊。”敖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鱼肉,忽视了自混沌眼里透出的浓浓的恶意。“本太子是为了你好。”敖烈朝混沌笑了笑用筷子夹了一块豆腐放进了混沌的碗里。

混沌丝毫不买敖烈的帐只是一言不发的盯着敖烈,敖烈被他盯得直心虚。

“都说了是为你好嘛。”敖烈也干脆放了筷子直视了混沌的眼睛。“那你要怎样?”敖烈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了谜一样的笑容。

“若是本太子喂你吃,你吃不吃,嗯?”

“…”混沌只觉得心里那火苗噌就上去了。

这条不要脸的白龙还蹬鼻子上脸了?!正准备一拍桌子好好跟他干一架就被一直被晾在一边的敖寸心打断了。

“咳。”敖寸心咳嗽了一下。

于是那边两个目光都快擦出火花了的人也只好作罢有些尴尬的重新坐好。

“三哥。”敖寸心突然开口了。

敖烈抬头:“嗯?”

“这是不公平的。”敖寸心一副正经危坐的模样严肃的瞧着敖烈。

“小哥哥是客人,怎么可以让他一个人喝白粥呢?他可是你的(客)人,好歹你得陪他一起喝啊!”敖寸心说罢一点都没有说笑的意思立即就拍了拍手命人去厨房再拿一碗粥来。

敖烈:“…”

三妹他果然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么?!干!到底谁是你亲哥啊?!啊?!谁啊?!!

敖烈看着速度堪称奇快的侍女把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放在自己面前只觉得嘴角抽搐,而混沌则忍不住嗤笑了一声。

“咳,三公主说得有理,我就是有些小肚鸡肠,若是三太子愿意跟我吃一样的东西,那我就平衡了。”混沌嘲讽得瞟了敖烈一眼,像是做给他看一般端起自己那碗粥喝了一口。

敖烈:“…”

你们两是不是提前说好了?!敖烈的内心咆哮着。

不过,就算不情不愿,坑人不成还被倒打一耙,这粥,也是非喝不可了。哼!喝就喝!好戏还在后头呢。

敖烈勾起嘴角向自家三妹投去一抹春光灿烂的微笑:“还是三妹想得周到。”

敖寸心鸡皮疙瘩都起了一层,不过大概也是坑哥坑习惯了,对于敖烈这种带有威胁性和“你走着瞧”这样的目光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呵呵,三哥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呵呵。”敖寸心掩唇而笑,然后就觉得自己桌子下的脚被踩了一脚,差点没有一口饭喷出来。气愤的抬眼就看见了敖烈一边喝粥一边还挂在脸上的笑容。

嗷!三哥你才是小肚鸡肠!!!

一场算不上融洽的晚饭就这样在混沌和敖烈喝粥的声音里结束了。和敖寸心打了声招呼敖烈就把混沌拉走了。

敖烈:“回你的房间等我。”

混沌脚步一顿:“嗯?为什么?”

“我去给你端药,我亲爱的山之王。”敖烈没好气的甩了甩袖子伸手把混沌一推把他直推到了房间门口。转身就朝反方向走去。

混沌愣在了门口,看着莫名气鼓鼓的敖烈。

这白龙,还在生气?

tbc

评论(4)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