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沼泽呆

pm弹丸ygo农药ichu小英雄沉迷 是个兽控 长期手游坑 森久保祥太郎♡浅沼晋太郎♡不怎么产粮很懒

狼狈【白龙x混沌】 第八章

哎哟…”敖烈皱着眉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伤口疼,还是心疼。

“三太子殿下,怎么,心疼了?”混沌饶有兴趣的看着敖烈,让他把手抬起来给他包扎伤口。

“疼…”敖烈没出息的点了点头。

混沌毫不手软的拉住已经缠了几圈的“绷带”使劲扯了扯,疼得敖烈一声惊呼。

“疼疼疼疼疼!!哎哟,你轻点…”

“哼。”混沌拍拍手满意的打了个蝴蝶结算是包扎完成。

“妖怪…你真的会包扎么…”敖烈神色复杂的撇了一眼混沌,转头看看固定在自己肩上的蝴蝶结郁闷的套上了外衣。

“不会。”斩钉截铁。

“…”欲哭无泪。

“罢了,离龙宫也不远了。”敖烈叹口气,拉起混沌的手就要走。

“你干什么?”混沌甩开了敖烈皱皱眉。

“带你走啊,”敖烈转过头看着混沌。

“哦,”敖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再一次拉起了混沌的手,

“又别扭了?你会游泳吗,嗯?”

“…滚!”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巍峨的水晶宫已经近在眼前,那块巨大的匾额也穿现在了混沌的视线里。

然而,那上面写的却不是西海三太子府而是…

西海四太子

“…为什么不是你的府邸?”混沌站定了脚步不再向前。

“噢,这里是我四弟的府邸。我四弟熬望善医药,精奇药材数不胜数,跟我比起来,显然找他能帮助你,不过…”

“不过?”

“我打听过了,他现在根本不在。”敖烈耸了耸肩。

“…那你带我来?”混沌拍了敖烈一巴掌。

“别动手啊!”敖烈伸手一个格挡

“我还没说完呢!他不在了,他的草药还在啊!”敖烈一把扯过混沌让他安分。

“你要是敢骗我…”

“本太子骗你作甚,嗯?”敖烈一摊手拉起混沌就走。

“哼。”

远处一虾兵一蟹将,分列左右站在宫门口。瞧着自对面而来的两个人那蟹捅了捅在打瞌睡的虾兵,虾兵一个激灵弹起来抄起手边的兵器大喝一声:

“谁?!”

“…”敖烈抬眼看了一眼还晕晕乎乎的虾兵,

“怎么?不认得我?”

那虾揉揉自己突出的眼睛,细细打量眼前的人,

谁啊这是…

“三…三三太太子殿下下…”一直没说话的蟹将毕恭毕敬的朝敖烈作了个揖。

“嗯。”敖烈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么久没见,望儿还没把你口吃的毛病治好?”敖烈选择性忽视了那没眼色的虾兵和颜悦色的和蟹将聊了起来。只是那虾兵确实没甚眼色,偏偏在认清眼前的人后热脸去贴那冷屁股。

“哎哟喂!这不是三太子吗!怪我怪我,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见谅啊见谅~”虾兵供着手朝敖烈点头哈腰。一眼瞟见了站在敖烈身后冷着一张脸的混沌。

“不知道这位是…?”

敖烈歪头瞟了一眼混沌,见他丝毫没有主动回答的意思便开口道:

“哦,这是我的一位道友,受了些伤,想起望儿这里应该能有些有用的药材,便带他来了。”说罢悄悄抬手戳了戳混沌的背示意他接话。

“…”沉默。

好吧我也不指望了…敖烈心想。

那虾兵闻言抬头打量起混沌。

如今的混沌几乎是法力尽失,变不回原形,力量被敖烈的龙血所带来的真气束缚着。因此,混沌的身上妖气近乎是微弱的,那低等的虾兵自然是看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虾兵蟹将一同嗅到的自混沌身体内外都散发出的是…嗯…

满满的都是他家三太子的味道…

哦,原来是三太子的人,那虾兵邪恶的眯起了眼睛。

既然这样那就让他们进…

正准备侧身放行,抬头却对上了一旁蟹将那正直又正义的目光,虾兵从那双不大的眼睛里读到了一行字:


不!不可以淫荡!


瞧着那张写满了正字的脸,虾兵嘴里那“放行。”二字扑通一声四脚朝天的落回了肚子里。

“咳,请请请三太子见谅谅谅,四太子吩咐过过过,没有有他他他的许可可,无关关的人人人都都都不能能能进去去去…”那蟹将结结巴巴的抖了一大堆字眼出来,说白了就是不让敖烈和混沌进去。

敖烈有些不悦了,我堂堂西海三太子来弟弟家讨个药还要听你的?正准备硬闯,一个高调的女声刮过了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呔!哪来的东西敢在本公主这里撒…”野字还没说完,从宫门里跨出的女子就盯着敖烈愣在了原地。

“….三…三哥…”这华服的美人儿也和那螃蟹一般看着敖烈结巴了。

敖烈:“嗯。”

敖寸心:“….”


“三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敖寸心提起裙边一个饿虎扑食,啊,不对。是小鸟依人“嘤嘤嘤”得扑进了敖烈怀里。

混沌:“…”

只觉得贵圈真乱…

“三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敖寸心提起裙边一个饿虎扑食,啊,不对。是小鸟依人“嘤嘤嘤”得扑进了敖烈怀里。

混沌:“…”

只觉得贵圈真乱…

“三哥啊啊啊啊!!!”敖寸心丝毫不介意外人在场,搂住敖烈就不撒手了。

“三哥啊啊啊啊唔啊啊啊啊,熬望那个混蛋丢下我就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敖寸心一把泪蹭了敖烈一肩膀。

敖烈有些无语的伸手拍拍敖寸心的背以示同情和安抚。

“好好好,等他回来三哥帮你收拾他,不哭不哭…”

敖寸心听敖烈这么说分分钟就喜笑颜开了,从敖烈怀里退出来敖寸心就看到了一脸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的混沌。

好漂亮的姐姐…

敖寸心如是想。

“三哥!这个漂亮的姐姐是谁啊?”

混沌:“……”内伤…似乎又重了些…

敖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敖烈毫不克制的大笑出声。而混沌只觉得嘴角抽搐。

“三哥你笑什么!”敖寸心瞪了敖烈一眼,抬头一副崇拜的样子继续瞧着混沌。

“嫂嫂皮肤真好!真白!”

“….”混沌差点又一口血喷出来。

“我是男人…”混沌暗暗锤了一下笑得弯了腰的敖烈,克制着怒火朝敖寸心投去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

敖寸心一愣,但随即就释怀了。

这么漂亮的人,哥哥动心也是应该的,嗯!

就这样,敖寸心四公主顺利的误会了他的哥哥以及这位漂亮的“姐姐”。

“对了,为什么站外面?”敖寸心这才想起他们站在门口。

“公公公公公主,四太子殿下他说说说…”蟹将有些为难的想要解释。谁知道敖寸心听罢手一插腰,横眉怒目:

“他他他他他,他什么他!三哥你们也敢拦?!”

“可可可,可是另一位…”蟹将着急的想要辩解。

“另另另,另什么另?!三哥的(客)人就是我的(客)人!本公主说放你就放!那个臭屁的小子本公主帮你们解决!不放就当你是造反你信不信!”

“可…”蟹将还想辩解就被虾兵一巴掌捂住了嘴。

“是我们失礼了失礼了,您请进请进!”虾兵拖着还在挣扎的蟹将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看着跑远的虾兵蟹将,敖烈回头用手指戳了戳还插着腰的敖寸心的额头道:

“臭屁的小子?你说谁?望儿吗?”

“哼!”敖寸心一撇嘴一把挽住了混沌的手拉着他就朝里走。混沌低头看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龙女没有拒绝,跟着敖寸心跨过了门槛进了龙宫。

敖烈一人留在后面,现是一愣随即叹了口气,

这没心没肺的四妹哟…就这么急着胳膊肘往外拐了么

混沌被敖寸心拉着进了龙宫,一派雕梁画栋的气派景象。偌大的宫殿楼阁林立,一派繁忙的景象。穿过走廊,迎面而来的不是正殿却是一大片的花园,不,准确的来说是药院。各色奇药交织出来的馥郁药香老远就能闻到。

“这些都是我那四弟的宝贝。”敖烈走上去与混沌并肩站立,随手就指了指那院中郁郁葱葱的药草。混沌虽然没有表态心里却也是有些惊讶,五行山上的名贵草药也有很多,但都零星分布并且品种较为单一。而面前这片药圃里却集中了上千种罕见的草药,有大半都是混沌叫不出名字的。真是大手笔啊…

敖烈像是想起了什么拉了拉敖寸心拖在地上的水袖。

“寸心,为什么你不在自己的府邸而在望儿这里?”

敖寸心脚步一顿,脸上的表情有了稍许的不自然。

“咳,我,我来看看四弟不可以么?就许你来啊?”

混沌只觉得自己被敖寸心挽着的手臂又被紧了紧。

“噢,是么。”敖烈勾了勾嘴角看着躲闪着自己目光的三妹。

“我看,你又是来求着望儿带你去人间,望儿不答应被你缠得烦了这才走了,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了是吧,嗯?”敖烈一副我看穿你了不要再解释了的表情。

敖寸心闻言脸刷就红了,负气般的使劲跺了跺脚,放开了混沌的手。

“是啦!是又怎样啦?!你和那个臭小子没事就往人间跑,就是不带我!烦死人了!”敖寸心气鼓鼓的瞪了敖烈一眼提起裙子转身就跑了,留下一脸茫然的混沌和一脸无奈的敖烈。

敖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轻轻拉了拉混沌的袖子示意他跟着他走。敖烈脚步一转便拐进了左边的一个走廊。顺着走廊,混沌被敖烈带进了一个小凉亭。这个小凉亭处在那片药圃的中心,周围被各种植物包围着。

“诺,坐在这里。”敖烈指指一个石凳让混沌坐下了。自己则顺着一个小楼梯下到了药圃里,左看右看伸手掐下了几片植物的叶片又折回了小凉亭。

“把衣服撩起来些。”敖烈伸手就要去扒混沌的衣裳。混沌条件反射似得躲开了,戒备的看着敖烈。

敖烈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靠近了混沌,伸出手轻轻的抚了抚混沌的下颚。

“别怕,我帮你处理伤口。”

“…”混沌微微皱了皱眉,但没有再反抗了。

敖烈见混度扭过头去不动作了,笑起来,伸手撩起了混沌的黑袍,露出了那道被大鹏划出的伤口。并不太严重,但那道伤口在混度苍白的后背上却显得有些渗人了。敖烈将手上的几片叶子放进嘴了咬碎后再吐了出来,在手上揉搓了两下用两根手指抚上了混沌的伤口。

“忍一忍,有些痛。”

当敖烈把那些药揉在混沌的伤口上时,混度明显得抖了一下,但没有发出声音

当敖烈把那些药揉在混沌的伤口上时,混度明显得抖了一下,但没有发出声音。

敖烈抬眼看着不吭声的混沌眯起了眼睛。好吧他承认,这药是他特意选的——会很痛的那种。

“好了。”敖烈仔细得给混沌上好药包扎好后拍了拍手。

“…”混度重新理好了衣服转头看着站在凉亭边上向外张望的敖烈。

“你的伤口呢?”

“嗯?”敖烈一愣,然后笑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后背。

“已经没事了,西海的水对我就是一方好药了,”敖烈一顿,踱步到混沌身边,双手撑在混沌背靠的石桌上。

“怎么,大王你是在关心我么,嗯?”

“滚。”毫不留情的一巴掌。

“哎哟…下手好重噢…”敖烈揉脸。


混沌站起身来靠在凉亭的栏杆上,像是在想些什么,转过头来看了敖烈一眼。

“喂,你妹妹是怎么回事?”

敖烈正坐在石桌旁提了茶壶给自己倒茶,听了混沌的问话就又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那个三妹啊,从小到大不知怎么就是想要去那人间。小时候还能骗骗她说长大了就带她去,可如今却是拦不住了。”敖烈耸了耸肩,把茶水端到自己嘴边呡了一口。

“为什么想去人间呢?”混沌喃喃的小声问了一句。

“诶,女人心海底针,谁知道呢?”敖烈没有在意混沌有些反常的神色,翘着二郎腿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那你呢?”敖烈想了想把茶杯放下,用手支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背对自己的混沌。

“你当时不是因为想要成人才绑架那些童男童女招惹上那只猴子的么,你又是为什么呢?”

“…”混沌微微侧了侧头,轻哼了一声。

“你没必要知道这些。”

敖烈摊了摊手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罢了,你在这里休息会儿吧,我得去看看有些什么你用得上的药了。有事叫人就好了,望儿的宫里从来不缺漂亮的宫女。”说罢,敖烈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还冲着混沌挤了挤眼睛,就拐出了凉亭。


混沌站在凉亭里看着敖烈消失在了拐角处,这才慢悠悠的坐下,对着另一处拐角的阴影开口道:

“出来吧,我看见你了。”

“…”

似乎是犹豫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敖寸心才出现在了混沌的视野里。敖寸心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混沌,牵起裙角走了过去。

“对不起啊小哥哥…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和我三哥的谈话的。”敖寸心低着头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

那声小哥哥叫得混沌心里一颤,不过也比“漂亮姐姐”和“嫂嫂”好太多了。

“…没事。”混沌微微点了点头。自己没心情与小姑娘一番见识也没有这个必要。

敖寸心瞧着混沌丝毫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对他的好感度噌噌噌得就又上去了一大截。

长得这么好看脾气又这么好,三哥不亏!

敖寸心的心情好了一大截,熟门熟路的拍拍手唤上几个衣着华丽的侍女让她们上了几盘精致的糕点和水果。

混沌礼貌性得朝敖寸心露出了一抹微笑。

嗷嗷嗷嗷嗷嗷嗷!!!!这个人他会发光!!!!!

敖寸心只觉得自己眼睛瞎了。

“听说,你想去人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敖寸心对混沌来说一点威胁都没有,还是因为这西海的海水真有拂平人心情的功效。混沌少见的愿意主动和别人说话。

“…嗯。”敖寸心刚刚恢复点的心情被混沌这一提,又暗淡了不少。无奈的用双手撑在桌子上拖着脸。与他三哥当真是如出一辙。

“…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敖寸心那幅委屈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混沌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

“…嗯…我也不知嘛。”敖寸心脑袋一垂叹了口气。

“就是好奇嘛!三哥他和熬望从小就往人间跑!父王和母后也不管,怎么轮到我这里就是不许了呢?熬望明明比我还小的啊!”敖寸心愤愤不平的拍了拍桌子,抓起一块糕点就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好奇吗…混沌歪了歪头瞧着敖寸心的样子觉得有些好笑。堂堂西海三公主却偏偏被约束着连去人间这样一个愿望都实现不了。

当神仙,也没什么好的。

“那,小哥哥你呢?”敖寸心想起刚才偷听到零零星星的自家三哥和混沌的对话,似乎,这位哥哥也想去人间?

“…”混沌沉默了一下。

也是,他可是连自家哥哥都没有告诉的呢。正当敖寸心想放弃了换个话题的时候,混沌却开口了。

“我想要试试…”

“嗯?”敖寸心一愣。

想要试一试,不再躲藏在阴影中,不再被人所惧怕,不再被人所唾弃,不再害怕阳光的生活方式。

想要试一试,不再无所事事的等待死亡,不再郁郁寡欢得计算修为得失,不再恐惧被高高在上的神仙鄙夷和铲除的生活方式。

想要试一试…

只是想要试一试…

“…没什么。”混沌摇了摇头,不再继续说下去。

敖寸心看着眼前这位好像心事重重的好看小哥哥微微抿了抿嘴。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自自己的广袖中掏出了一本书递给了混沌。

“我想去人间,还是因为这个!”

敖寸心的眼睛亮亮的。


tbc


昨天把手机摔水里了今天修好了终于可以更文了:3


评论(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