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沼泽呆

pm弹丸ygo农药ichu小英雄沉迷 是个兽控 长期手游坑 森久保祥太郎♡浅沼晋太郎♡不怎么产粮很懒

狼狈【白龙x混沌】 第三章

混沌得逞般的笑起来,属于敖烈的血液也沾在他嘴边,混沌丝毫没有理会眼前这被自己激得不轻的白龙,还挑衅般的伸出舌头将那血悉数吞咽干净。


“小妖想问的,也只是像您这般尊贵的龙子究竟是如何沦落为让一只毛猴子呼来喝去的?这般的狼狈,还被我撞见是不是很是伤面子?”混沌将敖烈的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敖烈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虽是笑着的,但这五行山上的威压不减反增。敖烈大笑几声后突然期身而上一把便掐住了混沌的脖子。


敖烈冷笑道:“狼狈?你倒是知道如何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是本太子如何的狼狈也比不过你啊我的山之主。”说着又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迫使敖烈仰起头。


“呃…那又…如何?”混沌的头抵在背后的榕树上,不得不挺起腰。自己脖颈上的力道大得惊人,让混沌觉得自己几乎不能呼吸,却仍是不肯向敖烈服输。


“如何?就凭你今日对我做的事,本太子完全有理由让你生不如死。”敖烈压低了声音,琥珀色的眼睛中杀机一闪而过。


“生不如死?呵…如今我是这般,与那生不如死…”混沌被敖烈扼着喉咙,说话断断续续,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握住敖烈的手腕想将他扯开,奈何自己太虚弱,神龙的禁锢岂是这般容易挣脱的?


“我与那生不如死…又有什么区别?!”混沌猛的一发力,以一种决绝的力道催动自己体内所剩不多的真气。


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瞬间将敖烈掀开了。敖烈心中一惊,混沌的伤敖烈在他昏迷时早已看过,这样重的伤足够让他的元神碎裂,活下来已是一个奇迹,如今竟然还有力气能将自己挣开。就是不知道这一击,又要让混沌的伤重几分了。


正想着,就见混沌浑身颤抖,哇的呕出一口血,与敖烈的鲜血不同,混沌的血是蓝色的,一种妖异的蓝色,滴落在地面上,溅起一朵朵诡异的妖娆。但这分妖娆确实混沌的这具身体承受不起的。


本来便是重伤未愈,如今又是急火攻心,这一卸力,混沌便是再也支撑不住,气息越来越弱眼看便是要与那开天辟地的老祖中打个照面了。敖烈猛然惊觉,混沌好歹也是神兽,被齐天大圣一棍子下去打得七晕八素,但也没伤到这个地步,自己本来也无意伤他,如今若是让混沌因为自己而烟消云散,自己那远在西海的龙王老爹可能也是要把自己抽筋扒皮的!敖烈可不想再被困在人间几百年。况且他对这妖怪也…


想到这里敖烈虚空中一晃手中便多了一把匕首,毫不犹豫的在自己的左手手腕处一抹,鲜红的血液瞬间涌出。敖烈顾不得那么多一手扶起已经意识不清的混沌,钳住他的下巴,让他张开嘴,随即便把左手凑上去。


浓重的血腥味瞬间弥漫在混沌的口腔里,无意识的咽下这温热的液体。


好痛…身体好痛…


要…死了吗…


混沌觉得有什么东西正从自己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被抽离。

呵…还真是嘲讽啊…


被那猴子伤成那样都还吊着一口气,居然现在会因为一只不知道比自己小了多少岁的这乳臭未干的小龙自暴自弃…可恨…

罢了…下辈子…莫要再是妖怪了…


“喂!谁准你死了?!”敖烈看着躺在自己怀里的混沌,心中一乱。该死!


“我不准你死!”敖烈几乎是咆哮着把自己的血灌进混沌的喉咙的。


敖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看见混沌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为什么会这样的心烦意乱。敖烈一把翻过混沌自己盘腿坐下,双手扶上混沌的后背,气沉丹田,将真气注入混沌的身体。

这时候也只能祈祷自己的龙血能快点起作用了。


龙血与凤冠齐名,是这世间少有的至阳至圣之物。不知这龙血在混沌身体里究竟能起多大作用了。


评论(2)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