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沼泽呆

pm弹丸ygo农药ichu小英雄沉迷 是个兽控 长期手游坑 森久保祥太郎♡浅沼晋太郎♡不怎么产粮很懒

狼狈【白龙x混沌】 第一章

 小白龙自设  大王ooc  八字母有


混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狼狈过,自己是上古巨兽,在五行山的地缝深处沉睡数千年,苏醒后渴望修得人身却被齐天大圣打得几乎元神尽毁。还好趁孙悟空不明原因走神的一瞬遁入地下。自己的原型被重伤,几乎都是难以修复的伤害。好痛…这种锥心刺骨的痛在四肢百骸毫无保留的穿梭。终于在隐没在黑暗中后的某一天,混沌支持不住,陷入如千年前的混沌中。在意识归于虚空之前,混沌想着,这一睡…又要多久呢…

然而,似乎并没有用多长时间…

当混沌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正浸在一汪碧水中。而且不是原型,是人形。微微侧了侧头,发现自己除了脸以外的身体都淹没在水中。水看上去很是清冽但混沌却不觉得寒冷刺骨。

难道…是在无意识中被地下暗河冲到这里的么…

这是一潭不小的湖泊,湖边满是正盛开着的杜鹃。粉红色,红色,白色的花瓣时不时的落入湖里,不小的水面上都飘满了落蕊。混沌皱了皱眉,在黑暗中沉睡太久,野外的阳光太过刺眼了。想要抬手挡一挡却突然发现不妙,

动不了…手…动不了。

心中一凛,试图动动其他地方却发现,同样的无法移动分毫。

难道被谁动了手脚?

混沌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想起来也觉得自己到这里到得蹊跷,况且…自己那一战伤得多严重难道还不清楚?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化作人形?这不可能…

混沌不禁焦躁起来,究竟是谁对自己动了手脚?又想要对自己干什么?

不知道…我不知道…

罢了…看看自己的造化吧,这破漏百出的身体大抵也是没什么用处的。

混沌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将身体尽量的放松,感受着花瓣飘入湖水中带起的细小波浪和水中生物的…

生物?

混沌猛的睁开了眼睛。

没有,他完全没有感受到来自水中动物活动所带来的水波。鱼呢?都去哪了?这样一潭湖水,不可能没有生命…

“哦?你醒了?”

陌生的男声自不远处的岸边响起。清冽的就如同这湖水一般。

“谁?!”

混沌下意识的想要坐起来却力不从心。该死…

“我?你不记得我了?”

混沌似乎听见了什么人跳进水里带起的哗啦声。随着水声的越来越大,一张看上去很陌生的脸出现在了混沌上方。

对方以俯视的姿态注视着躺在水里动弹不得的混沌。混沌抬眼大量起这人。深蓝色的长发松松垮垮的披在身后,只用一根锦带束住发尾。一身月白色的长衣上用金线刺出一条五爪金龙,乍看上去还以为真的有一条金龙盘在少年的身上。男人腰部以下都浸在湖水中,那半沉在水中的广袖被抽起却连一滴水都没有溅起,似乎从来没有碰过水一般。

没有妖气…反而充斥着至阳的气息…

龙…

混沌的脑海里瞬间浮现起了那天的景象——

腾飞的巨大海龙,深蓝色如冰魄最深处的寒冰,龙啸震天。就是这样一头龙带来了混沌的噩梦…

“是你?”

混沌仰起头,觉得自己应当是讨厌这人的。

“想起来了?”敖烈微微笑起来。

“…”看他丝毫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意思,混沌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了。疑问接二连三的涌出来,却问不出口。

“想问什么?我不介意给你解答。”敖烈看着混沌纠结的样子暗自觉得有些好笑。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敖烈眨眨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

“这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一个月以前本太子沉在这湖底休憩时你就不知道从哪里砸到这里了。噢对了,你的原型还真是…”敖烈伸出两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

“差点没砸死我…”

“……”砸死你也是死有余辜!混沌瞪他一眼。

“对了,你是不是想问自己的伤为什么好了很多?”敖烈把自己的头发捏在手里有意无意的拨弄,低头观察混沌的表情。

“嗯看样子很想知道。”

才没有!

“这么说吧,这是本太子的湖,自然是这五行山灵气最丰沛的地方,湖水中又有我的灵力,你可是在这里泡了将近一个月。”

“那我为什么我动不了了,”混沌有些无奈,自己现在完全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

“你对我干了什么?”

“嗤!”敖烈突然笑了起来。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山之王吧?这种植物…没见过?”敖烈探出手拈起漂浮在混沌耳边的一朵杜鹃。

“…”

我在山里待了上千年!山之王怎么了?!山之王就不能没见过这花么?!混沌的内心是这样咆哮着的。

“这是杜鹃…”敖烈见混沌一脸的再不说我就要咬人了的表情若无其事的伸手把那朵花插在了混沌的耳边,唬得混沌瞬间愣了愣。

“诶还真别说,你这人模人样的还挺好看。”敖烈抱住手臂虚空的坐在水面上,笑语盈盈的瞧着身边这个好看的妖怪。

“……”从短暂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以后,混沌默然无语。

“……你说不说…”

敖烈一惊,猛然感觉自己身边的气压瞬间降低,本来透彻的湖面开始漫延出黑色的雾气。上古巨兽,生于洪荒,就算重伤未愈,愤怒起来那也是极可怕的。即使只是一抹不多的气息。

“诶诶诶,你别急啊!”敖烈跳起来,脚步甚是轻盈的跃出一段距离,立在水面上。看那个漂浮在水面上的黑影,若不是自己知道他动不了,总觉得这妖怪定然要变回原形吞了他。

“我说了这叫杜鹃!杜鹃鸟的那个杜鹃!”敖烈抬手冲着混沌晃了晃,

“这种花的花粉可是有毒的,能在短时间内麻痹你的…嗯…”敖烈稍微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一脸“我这么厉害怎么可能中毒”的混沌。

“先不说这个,”敖烈走到混沌身边,一只手扶住混沌的后背,另一只手就要探去托他的膝窝。

“你干什么?”混沌见他靠近自己就心生警惕,又被他扶住了后背心中更是警铃大作。

敖烈低头看着全身紧绷浑身戒备的混沌挑了挑眉毛:“怎么?你难道还想在这水中泡一泡,再尝尝杜鹃花是不是真的有毒?”

TBC

评论(6)

热度(110)